“金質標準”執行官,
《財富》專訪孫瑋

她像一位嚴厲的魔術師,手里那根點石成金的魔棒就是摩根士丹利的“金質標準”,一家家中國企業在她手中脫胎換骨。她是摩根士丹利亞太區聯席CEO兼中國區CEO孫瑋

2001年的一天,已經是深夜了,中鋁大廈的會議室還是燈火通明。孫瑋和同事們正在埋頭準備路演材料。這時候,電視屏幕上突然出現一個飛機撞向大樓的畫面,孫瑋看了一眼,以為是戰爭紀錄片,并沒有多想。突然,耳邊傳來一聲驚叫:“美國世貿中心被炸了!”

“開什么國際玩笑!”孫瑋暗自嘀咕了一聲,還是低頭繼續工作。有人抱怨說,大家都已經很累,別再鬧了。但是他們很快發現這不是愚人節,也不是國際玩笑,這一天是讓很多人刻骨銘心的“911”。

在接手中鋁海外IPO項目之前,孫瑋剛剛完成中石化紐約、香港和倫敦三地的上市項目。在那次公開募股中,由于市場投資者認購踴躍,中國石化行使了超額發行權,共募集資金37.3億美元。那18個月里,孫瑋一天都沒有休息過。當所有的疲憊換來最終的勝利,孫瑋品嘗到的不僅是喜悅,還有一份可以獨當一面的自信。

和如今的“中國概念溢價”不同,出于對“中國風險”的顧慮,那時國際資本市場會給“中國概念”股的定價打15%左右的折扣。為了給中鋁找到最理想的戰略定位,摩根士丹利團隊閱讀了大量資料,一個大膽的想法冒了出來。按照摩根士丹利的設計,中鋁將是第一支不以“中國概念”、而以“行業概念”上市的中國企業。這個思路讓中鋁高層和中國證監會興奮不已。此外,摩根士丹利還富有創意地引進美鋁作為中鋁的戰略伙伴,這個建議也得到了中鋁高層的認可。一切都很完美,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從天而降的“911”讓勝利在一瞬間變得遙遙無期。

正當局面搖擺不定之際,時任中國鋁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的郭聲琨把孫瑋和中金公司的負責人叫到辦公室。郭聲琨說了很多很多,歸結起來只有三個字:“必須上”。這三個字對孫瑋來說,就像是孫悟空的緊箍咒。

“911”之后,國際資本市場幾乎處于癱瘓的狀態。摩根士丹利對那場災難有著切膚之痛。摩根士丹利在世貿中心有一個近3,000名員工的辦公室,大樓起火之后,安全總監疏散了所有員工并最后一個離開,不幸殉職。在摩根士丹利總部看來,中鋁選擇這個時間上市,不僅異想天開而且有點不盡情理。

但是,中鋁如期上市的決心不可動搖。屋漏偏逢連夜雨,在摩根士丹利遲疑不定的時候,競爭對手向中鋁伸出了橄欖枝。孫瑋向總部遞上郭聲琨給高層的信件,苦口婆心地向總部解釋國內的國情,但是她的努力并不奏效,“大家都覺得你們瘋了”。在最后一次電話會議上,身在香港的孫瑋和同事們把必須做的種種理由陳述一番,而身在紐約的銷售員訴說了諸多困難之后,電話里突然變得異常安靜。孫瑋心里想:“完蛋了,這個項目肯定做不成了。”就在這個時候,當時的全球股本市場負責人說話了。

他說的話,孫瑋至今難忘。“如果我是叫你們去沙漠里賣水,(那么簡單的事情)我干嘛要雇你們?你們說的那些困難,我都聽見了。不要再爭了,明天就開始路演。”這句話讓孫瑋體會到了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至今,她還對這位老板心存敬佩和感激。“這就是摩根士丹利的人,有創意有膽識。”

沖破重重阻礙之后,路演的大幕拉開。摩根士丹利對中鋁的定位得到了市場的認可。孫瑋陪同郭聲琨去歐洲拜訪一家老牌基金公司。投資人說:“如果你讓我在地圖上找到中國,我可能要花上20分鐘。但是,我看得懂你們這家中國公司,因為我們了解鋁業。”2001年12月,中國鋁業股份作為“911”后的全球第一支IPO在香港、紐約兩地上市,共募集資金約4.86億美元。

“中國企業家身上有很多特別閃光的東西讓我記憶深刻,有很多企業家都是我的偶像。”孫瑋列舉的偶像包括李毅中、郭聲琨、郭樹清、常振明和傅成玉等。“他們很像我們的父輩,有一種使命感和奉獻精神。”孫瑋還特別推崇工行董事長姜建清。摩根士丹利的全球董事長高聞(James Gorman)見過姜建清之后感嘆說:“我們能告訴他的這么少,但是我們能從他身上學到的卻那么多。”

2002年,中海油服上市,適逢美國資本市場不看好中國概念股。當時,孫瑋追隨CEO麥晉桁(John Mack)離開摩根士丹利加盟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在孫瑋的力挺之下,中海油服終于成功上市。慶功會上,中海油服董事長傅成玉和孫瑋擊掌慶賀,兩人眼眶里都是淚花點點。至今,兩人見面的時候說起當年上市的種種艱辛,還是感慨萬分。

很多中國企業家以為只要有錢,就能贏得一個并購。但是,實際情況是,有時候中方出的錢比別人多,最終卻無法贏得交易。這背后的緣由是,被收購方特別在意“這個人和他是不是一類人,是不是尊敬他,是不是真的能把這家公司重新帶到另一個高度。”孫瑋以三一集團董事長梁穩根舉例,德國家族企業普茨邁斯特的董事長見到梁穩根,“他就覺得老梁和他很像”。

“真正優秀的公司就不怕別人不愿意賣給你。”孫瑋說。剛剛塵埃落定的雙匯72億美元并購美國史密斯菲爾德一案,就是一個成功的樣本。摩根士丹利是雙匯的獨家財務顧問。根據Dealogic的數據,截止9月份,摩根士丹利在亞太區(包括日本)的并購金額以518億美元名列榜首。

“在我的職業生涯當中,沒有做過特別痛苦的抉擇。”孫瑋說:“我知道我想要什么,而且我要的東西其實都挺小的。”在美國上大學時,孫瑋特別想做一名專業人士,她去問教授“專業人士的定義是什么?”教授回答說“拿牌照的”,比如醫生、會計師和律師。孫瑋做了一個非常簡單的排除法,她不想做醫生,也不想做會計師,于是就選擇了律師和法學院。“我們那個年代的人,只要眼前有機遇就抓住,因為我們的選擇不多。”孫瑋今年57歲。

當2005年孫瑋重歸摩根士丹利、出任中國區CEO的時候,很快中國的項目出現了井噴。當人們看到一家家上市公司的承銷人名單都驚呆了:摩根士丹利幾乎每個項目都在里面。“團隊精神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法寶。”孫瑋這樣解釋。在她看來,一位真正的領導人,除了以身作則,還要懂得激發員工。“員工們需要感知到一種動力。動力可以通過談話傳達,也可能是眼神,也可以是內心的共鳴。”孫瑋說:“包括面對面的批評。”

在員工大會上,孫瑋豪邁的即興演講令員工們印象深刻。但是,令人無法想象的是,這位部隊大院出身的“女漢子”也有俠骨柔情的一面。在跟公司高層為中國的事情去爭取的時候,有時她甚至會掉眼淚。

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孫瑋的母親時常挨批斗,三個姐姐又都不在北京,十幾歲的孫瑋獨自承擔起照顧家人的重擔。“人的一生可以很苦,但同時人的一輩子也可以從頭笑到尾。”孫瑋說:“以苦為樂,這是一種境界。”

孫瑋熱愛運動,潛水是其中之一。“我其實并不是一個天生什么都不懼的人。我為什么潛水?因為我怕海。”有一年,孫瑋看過電影《大白鯊》之后,便不敢在海里游泳,“一下水耳邊就響起電影里面那種咚咚的音樂,好像鯊魚就在腳底下似的。”丈夫Jon對她說:“我也害怕,讓我們一起戰勝這種恐懼。”生完第三個兒子,丈夫拉著孫瑋去潛水,“咱們到水底下看看是怎么回事。”后來,夫妻兩人都拿到了深水潛水資格。夫妻兩人還決定,每一個孩子滿10歲都會讓他們去考一個潛水證。

說到體育運動來帶的樂趣,孫瑋認為運動員和管理者一樣,要考慮風險,隨時要做判斷并且“我們是一個團隊”。今年初,孫瑋一家人去滑雪。在陡峭的黑鉆雪道上,孫瑋突然停不住了。緊要關頭,二兒子飛速滑到母親前面,抱著母親死死地頂住,直到兩個人一起撞向終點。“我的三個兒子現在都長大了,像大樹一樣保護媽媽。”孫瑋輕輕地說,臉上泛起一種慈愛的表情,和剛才那位揮斥方遒的CEO判若兩人。當她說到自己也喜歡周末睡懶覺的時候,我簡直松了一口氣。

對于國際投資人來說,2008年之前的中國市場非常活躍。“不僅故事好聽,而且有非常好的收益”。但是現在,新興市場的炙熱開始冷卻,中國成為一個“有魅力但是不賺錢的地方”。“中國是一個童話,你必須把它變成現實,這就是我們的工作。”

孫瑋訪談錄

成功的女性都有一個非常強烈的信念和堅強的意志,你的毅力決定你能有多大的成功

問:您做過最困難的決定是什么?

答:我覺得在我的一生,好像沒有做過特別艱難的決定。應該說我的夢想在我拿到紐約律師執照時就實現了。此后的個人職業生涯,在奮斗的整個過程中我自己很努力而且不服輸,但對最后的結果,我也會告誡自己要順其自然。因為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自己可以駕馭的。所以,人要進取但也要懂得滿足和感恩。

問:您的很多客戶都是很強勢的男性領導者,您卻能和他們做朋友,這是很多女性CEO都做不到的,您是怎么做到的呢?

答:我可能有點一根筋。我做什么事都是不達目的不罷休。別人那種(因為自己是女性而產生的)很多顧慮,我沒有時間想。我現在開會已經很習慣了,去到一個屋子里,全是男的,就我一個女性,太習慣了。我從來沒有害怕過。為什么呢?因為這個不重要,我從來也沒有一天到晚把自己放在一個(女性的)盒子里面。

我們從文化大革命成長起來的一代人,都是在一種非常困難的環境里長大的。面對所有的困難,就只想怎么去贏這個挑戰,而不是想“我要是不行怎么辦?”因為沒有退路。有的客戶說:“孫瑋你怎么總是不成功便成仁的勁兒啊,不至于吧!”我不給自己留任何余地,你有了這種心態之后,你就什么都不怵了。

女性要想成功,要灑脫一些,不要被束縛。這個社會上已經有很多鎖鏈在束縛女性,我們作為職場女性,就是要想著要如何開拓一片更廣闊的天空給自己和其他的女性。這是一個過程,剛開始客戶肯定有很多偏見,你是一個女性,你行嗎?但實際上,你只要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你行,他們對你的尊敬和信任會持續很長時間,有的時候是一輩子。

問:女性CEO有哪些優勢和劣勢?

答:沒有明顯的優勢。女性CEO要比男性付出更多。成功的女性時常要面對很多懷疑,大家會覺得男性的成功是必然,而女性的成功是偶然的運氣。別人問我你怎么成功的,我總是回答說在正確的時間和正確的地方。其實這也只是說對了一半。因為不管上天多么眷顧一個幸運兒,也只是幫他/她推開一扇門而已。走向成功的路上還要披荊斬棘,臥薪嘗膽。

你成功之后,很多人就開始擔心你老公,“你老公怎么應付的了你?”這個問題聽得我耳朵都會出繭子了。我的老公也很成功,而且他有種與生俱來的自信。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想,我還沒有見過這么自信的人。

問:成功的女性是不是具備某些特質?

答:成功的女性都得有一個非常強烈的信念、堅強的意志,你的毅力決定你能有多大的成功。我見過很多女性CEO,這點在她們身上是顯而易見的。成功的女性也都非常有實力。因為大家用放大鏡來觀察你,你的弱點會被放大很多倍。

問:如何讓自己的工作變得更高效,這是困擾很多女性高管的難題,您有哪些心得?

答:女人的心很細,承擔了很多家庭的義務。心里想著太多的事情,你就很容易分心。比如生完孩子之后,你很難在職場全力以赴,腦子里總是想著太多的事情,孩子的奶粉是不是要買,保姆是不是稱職等等,很多女性不得不因此而退出職場。女性工作中的高效在于要非常自律。

問:您覺得自己是一個嚴厲的人嗎?

答:工作上我對我自己要求挺高的,所以我對別人做出來工作的質量也要求很高。這點上來講,我眼里不揉沙子。但是,我覺得我還是挺善解人意的。很多情況下,我也善于反省。在我的字典里面,忠誠也是非常重要的。

問:如果有人問你,“你從過去的錯誤中學到的最重要的教訓是什么”,你會怎么回答?

答:在我們家里我年齡最小,爸爸媽媽對我寵愛有加,我的自我感覺特別好。在學校的時候,同學們對我的評價是“傲慢”。我父親就教導我說:“你別以為你自己的條件非常好就一定能成功,驕兵必敗。我看,50%的可能性你這輩子一事無成。”緊接著,我爸爸說我的一個姐姐“天資平平但是鍥而不舍,將來一定能夠成功”。我特別不服氣。后來不管我到安城去上大學還是哥倫比亞讀法學院,去律所還是到摩根士丹利,到任何一個地方我都會經常想起我父親的這句話。對我來說,是一種訓戒。我現在很少得意洋洋,雖然我很正面,但是我得意不起來。人要有自知之明,其實這很難。

你和那些成功的人接觸,你會發現越是了不起的人越謙卑。我跟美國首位女性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桑德拉?奧康納主持一個論壇的時候,奧康納對我說:“我們有頭腦,但是更重要的是有人能看出來。”

問:這份工作對您來說意味著什么?

答:對我來說,這份工作不是一份工作,這份工作就是我。我自身的一部分就是通過這份工作體現出來的。如果我下輩子再做選擇的話,我還做Banker,還做摩根士丹利的Ban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