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摩董事長論金融業未來:大者愈大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
高聞
摩根士丹利董事長兼首席執行長

最基本的問題:銀行是否會繼續存在?答案是肯定的,因為社會將仍然需要它們提供的兩個基本功能:將資金從提供者轉移至使用者,以及為商品和服務的支付提供便利。

但未來100年里,科技進步、全球化和人口統計學的成果將像過去的100年一樣極大地改變銀行業的面貌。

尤其是科技進步將會繼續助長競爭和非中介化。傳統的個人銀行業務會面臨極大的壓力,因為其最重要的吸儲和放貸功能受到網絡儲蓄工具、眾籌以及貸款財團的挑戰,貸款財團由保險公司、養老基金和對沖基金等非傳統競爭對手構成。

移動設備的普及讓人們觸手可及銀行分支機構,實體的分支機構則變得落伍。美國目前有9.7萬個銀行分支機構,其中只有1萬個左右將會幸存,其余都會消失。留下來的那些將成為社交場所,供人們在那里了解金融知識、參加有關儲蓄和投資的討論小組,較為高端的則是為客戶提供專屬的奢侈品和服務。

大且更大

與此同時,對于全球性大銀行來說,在為企業、機構和政府提供大規模融資方面仍將存在大量的機會。勢不可擋的整合將讓大銀行更大。規模經濟以及電子科技無界限的特性將給大多數小機構帶來毀滅性的打擊,不過其中一些可能在保護主義監管政策下幸存,或是憑借細分戰略生存下來。

未來全球范圍內的監管將變得更加協調一致。100年前,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 簡稱:美聯儲)才剛剛成立,當時美國銀行業監管主要在州層面。全球貿易活動的增加促成了一個監管的協調化進程——從1944年的布雷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到現在的巴塞爾協議(Basel Accords)。金融監管方面的民族主義不會完全消退,但經濟互聯性的現實將慢慢扭轉局勢,讓事情朝著對全球監管構架有利的一面發展。

在資本市場上,國有制將慢慢減弱,因為發展中國家日趨發達,并將生產企業私有化,與此同時,工業將延續其創造性毀滅周期。這對維持一個雖然具有波動性但充滿活力的市場來說是個好兆頭。

資產管理將成為金融服務業的單一最大領域,因為在新的發達經濟體,資本用戶將成為資本來源,同時,隨著全球人口老齡化,步入中老年的群體將不可避免地從消費者轉變為儲蓄者。迅速壯大的中產階級將創造一個龐大的儲蓄池,在投資方面,他們將尋求專業的建議和執行。

雖然這個新的投資者群體期待豐厚的金融投資回報,但他們也越來越希望自己的資本產生一個積極的社會回報。此外,許多人將看重與金融顧問間的人際關系,即便雙方的會面是以數字視頻會議形式進行的。

固定福利和政府退休金計劃資金不足的問題最終還是需要解決,改革將促使更多人加入私營投資計劃,進一步推動資產管理行業的發展。太多的資金追求太少的回報,可能為下一場百年一遇的全球金融危機埋下伏筆。

希望與威脅

當然,科技會同時帶來希望和威脅。通過追加保證金要求和實時監測可疑資金流,大數據應用顯著增強了機構降低貸款損失、識別金融欺詐的能力。盡管這些工具十分強大,堅定的網絡犯罪分子仍然能夠找到竊取信息的途徑,從而迫使各國在傳統銀行之外建立類似存款保險的實體,以應付資金竊取問題。

現金實物最終幾乎將不復存在,硬幣和支票簿也將進入博物館。因為人們的金融交易將通過手持設備來完成,并以先進的生物識別技術來作為安全保障,甚至付小費也將通過電子方式完成。

但紙幣不會完全消失。人們仍然需要在澳大利亞內陸地區某個人跡罕至的酒吧買啤酒,因為那個店主堅持只收現金的原則。畢竟世事難料。

注:英文原文于2014年7月14日刊登于《華爾街日報》,此為中文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