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全球經濟面臨衰退風險,應加大開放力度,維持產業鏈的競爭力,推行新型城市化,實現中國生產率持續改善。

短期而言,國內的逆周期政策應當立足于防御全球經濟衰退風險,政府債券可以大幅擴容。長期來看,面對“去全球化”隱憂,加大開放、推動新型城市化刻不容緩。

2001年“入世”以來,中國憑借自身的改革紅利、人口紅利和市場潛力,快速融入全球貿易產業鏈,逐步成為制造業價值鏈的重要主力軍以及消費品出口第一大國。然而,去年以來貿易摩擦升級,跨國供應鏈調整耗時長、難度大、成本高,任何經濟體很難獨善其身。基于此,大摩全球經濟團隊,自今年二季度以來對全球經濟的下行風險持謹慎態度。到如今,全球衰退的風險已然不僅僅是隱憂,體現在如下兩個方面:

首先,全球主要經貿指標同時觸及多年新低,凸顯經濟活動惡化。其中,全球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處于七年最低;資本品進口增速在去年貿易摩擦升級后急轉直下,目前處于三年最低;貿易量增速則位于2012年以來的最低水平。預計到三季度,全球GDP增速將下滑至近六年新低,而到明年一季度進一步回落至2.6%,距離IMF定義的2.5%衰退榮枯線僅僅一步之遙。

核心原因是,貿易摩擦的傳導渠道廣泛,不僅直接出口訂單,還通過供應鏈傳導至相關上下游產業。最后,伴隨著持續的關稅不確定性以及訂單減少后利潤下滑,企業信心下滑,最終導致削減投資甚至裁員。

有鑒于此,貿易摩擦沒有贏家,不僅影響出口依存度高的經濟體如中國,對美國經濟而言,加征關稅初期的影響可能的確偏小,但由于隨著外部不確定性持續,企業逐步削減投資,并減少生產要素投入,最終勞動力市場走弱,也會波及美國消費以及非貿易部門。這種傳導鏈條正逐步發生。美國經濟暫時沒有倒下的最后一張王牌,是依然堅挺的消費,但隨著其2018年財政刺激效應消退,疊加貿易摩擦傳導至就業市場,美國經濟面臨的下行壓力將更為顯著。

在美國經濟下行、全球衰退風險上升的大背景下,中國發揮逆周期政策作用,做好底線思維,是題中應有之義。尤其是通過公開透明的方式適度增加政府杠桿,有助于避免經濟持續大幅下滑。

鑒于此,專項債發行可能在今年和明年仍有較大幅度擴容空間。今年2.15萬億元的額度即將在9月發行完畢,按照目前每個月3000多億元發行規模,為了保持融資的后勁,全年額度可適度提升1萬億元左右。

政府加杠桿,為其他實體部門的杠桿率趨穩創造了條件,尤其是居民部門。大摩銀行業研究團隊發現,今年以來居民的消費信貸,包括過去野蠻生長的P2P、消費金融公司信貸等,也得到了明顯的抑制。從短期看,消費信貸減速可能拖累消費。但從中長期看,居民杠桿增幅趨于溫和,意味著消費者對舉債消費的態度更趨謹慎,實際上有利于長期可持續增長。

與此同時,貨幣政策在當前逆周期調節中可能更多起到輔助性作用,以配合財政發力為主。最新實施的LPR新機制有望從邊際上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但LPR貸款利率的降幅預計會溫和有限,因為市場化定價靈活性提高的同時,銀行對風險偏好的考量不可忽視。

從中長期看,貿易摩擦若持續,跨國商界可能會擔心未來“去全球化“風險,甚至出現“一個世界,兩套供應鏈”。目前,中國仍具產業鏈優勢。這些優勢暫時限制了跨國產業鏈的騰挪空間。但外部不確定性持續越久,企業面臨的代價就越高,也就更有可能通過轉移生產地以規避不確定性。這需要中國以更大程度的開放去維護在全球產業鏈的地位。

與此同時,筆者認為內需層面,特別是新型城市化仍大有可為。第五次中財委會議明確提出要進一步增加增強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經濟發展優勢區域的經濟和人口承載能力,和過去發展小城鎮的思路不同。如何在增加城市集群密度的同時控制大城市病?

首先,需要交通層面的互聯互通,特別是在五大城市群(長三角、珠三角等)密集建設城際通勤鐵路。此外,通過投資5G網絡、物聯網、人工智能,有望有效緩解交通擁堵等傳統意義上的大城市病。這些皆有助于緩解過去由于對大城市病的擔憂,放松戶口限制,形成數個人口過億、銜接緊密的世界罕見城市群,推動生產率提升。

綜上,當前全球經濟面臨衰退風險,通過政府債擴容這種相對透明可控的方式托底經濟是題中應有之義,也符合“結構化去杠桿”和“房住不炒”的政策定力的底線思維。面對全球長期的不確定風險,應加大開放力度,維持產業鏈的競爭力,推行新型城市化,實現中國生產率持續改善。    

*本文首刊于2019年9月2日出版的《財經》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