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國貿易保護措施進一步升級,而中方反制措施的推出果斷、堅定。貿易摩擦何去何從?復盤和前瞻中美貿易的你來我往,需要理解西方的交易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如何遭遇東方的兵法智慧 (The Art of War)。

白宮似乎相信可以利用強硬的措施達成協議,并同時管控好這些措施對經濟的短期負面沖擊。但每次激烈措施的實施,可能都將帶來不利影響,引發貿易伙伴反擊,令摩擦升級。

復盤和前瞻中美貿易戰,需要理解西方的交易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如何遭遇東方的兵法智慧 (The Art of War)。

近期美國貿易保護措施進一步升級,而中方反制措施的推出果斷、堅定。貿易摩擦何去何從?復盤雙方的出招,美方似乎在踐行《交易的藝術》里的生意經,中方則秉承了傳統的兵法智慧之中蘊涵的戰略觀。

西方“交易的藝術”

不大現實的激進目標:1987年特朗普出版的《交易的藝術》一書中,梳理的重要談判技巧之一是,定一個高得不現實的目標,朝此目標努力,最終結果往往也不會差。譬如,他曾買了一塊相對而言不為人知的地皮。但隨即宣布,要在該地建“世界上最高”的酒店。雖然這引來眾多評論家和媒體的批評,但引起巨大的眼球效應,增加了土地的價值。

這次白宮在初期提出希望中國降低1000億美元貿易逆差的龐大目標,甚至要求中國限制對于其高科技行業的補貼,這種高目標,其背后的邏輯可能正如《交易的藝術》中的生意經。中國根據自身需要,擴大對原油、天然氣、食品和運輸設備等美國產品的進口額,逐步縮小中美貿易逆差是可能的,然而在短期內大幅降低對美國的出口則不現實,因為這涉及到全球產業鏈條和跨國企業布局。目前亞洲產業鏈高度整合,中國在產業鏈的末端,進口日韓、臺灣生產的產品,加工為最終產品再出口美國。而且外資企業貢獻了中國出口金額的43%,因此貿易順差并不是中國一家的原因。至于高技術行業,各國皆有不同形式的支持政策,要求中國取消也不切實際。

人為放大籌碼:《交易的藝術》談判技巧還包括:善用籌碼,籌碼可以被想象力和推銷技巧放大——只要能令對方相信你可以。回顧特朗普的生意經,當初其在大西洋城建賭場酒店,盡管實際建造進展緩慢,但特朗普一直不斷營造酒店即將完工的氣氛,促進了希望早日完工的假日酒店集團與其合作。

本輪貿易摩擦,原本美方有官員最初提議對中國3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但被其領導人否決,選擇了一個更大的整數數字“500億”美元。在中方作出擬對美國500億美元產品提升關稅的回應后,美方又發表聲明考慮再對從中國額外1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這種隨意擴大談判籌碼的行為,似乎并非基于嚴謹的研究依據,而是“交易藝術”的一個體現。而最近美方表示有興趣回歸TPP(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這一被認為是遏制中國的協議談判,這可能也是放大籌碼的策略。

“放話出去”(get the word out):《交易的藝術》認為,夸張的說辭(放嘴炮)雖然有副作用,但媒體會為你的目標免費宣傳,形成輿論攻勢。當初特朗普購買佛羅里達州的海湖莊園,也體現出上述技巧:最初出價2500萬美元遭拒。其后他對外聲稱買下了海湖莊園正前方緊鄰海灘的一塊地皮(其實當時并未正式成交),并公開表示要在這塊地上建一棟丑陋的房子,擋住海湖莊園的海景。這使得海湖莊園價格一降再降,最終特朗普以800萬美元的低價購得莊園。

本輪貿易摩擦自發酵至今,美方通過自媒體不斷發布鮮明言辭,配以媒體報道,忽而強硬充滿批評,似有引發沖突升級之意,忽而又表露通過協商解決爭議的希望。發聲者似乎相信他可以利用這些表態,表面上引導談判走向。

東方的戰略智慧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交易的藝術” (The Art of the Deal)強調故意設定激進目標,有意放大籌碼。大洋彼岸的中國,則自《孫子兵法》(The Art of War)就強調“知己知彼”,對自己和對手的劣短長均能透徹了解,摸清對方底牌,也設定自身的底線,便能長勝不敗。因此,本輪貿易摩擦,中方似乎做過沙盤推演,對各種局面的影響顯得成竹在胸。

譬如,假設美國當前宣布的對5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得以實施,筆者測算中國總體出口增速將回落0.7個百分點;考慮到出口下降對投資、就業的溢出效應,拖累GDP增長約0.1個百分點。總體而言,這一情景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溫和可控,因而中方的回應堅定有力,擬定的反制手段(對美500億美元產品加征關稅),一旦實施,除了直接影響美國貿易,還將引起美國金融條件收緊,估計這兩個因素將拖累美國2018年和2019年的經濟增速各0.1個百分點,同時可能在2019年底帶來0.2個百分點的通脹壓力。增長放緩的同時,推高通脹,對美國的貨幣政策產生困境。至于對美方農產品(包括大豆)加征關稅,對中國的通脹雖有潛在影響(筆者估算對CPI影響在0.1個-0.3個百分點),但首先目前尚有時間窗口(因未來幾個月是南美大豆收獲季節),其次,這些關稅大多精準針對特朗普的支持州,譬如中西部的農業州,反映出中方對美國的產業和貿易地圖了如指掌。

“以戰止戰,雖戰可也”:《交易的藝術》推崇既要全力還擊,但也要避免最壞結果,不過度暴露自己的風險敞口,以免陷入困境。

對比來看,中國的兵法自春秋戰國開始就有 “以戰止戰”的思想,即以仁為本,慎戰,但必要之時,可通過戰爭制止戰爭,最終實現和平。戰被看作政治的一種特殊手段,是為了“和”,即毛澤東所說,消滅戰爭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用戰爭反對戰爭。

從本次貿易摩擦的演變來看,在美方發動相關貿易保護主義舉措之前,中方先是“慎戰”,通過高層互訪、戰略對話等方式協商以爭取共贏,然而,一旦美方于4月3日提議對來自中國的1300種商品加征25%的關稅之后,中方便在10個小時內,就針鋒相對公布了反制措施,同等規模、同等數額、同等力度(對美國的500億美元進口商品計劃加征25%關稅),態度堅定、反擊迅速。在美方4月5日表示,考慮再對從中國進口的額外1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中國商務部在4月6日晚間就立即召開新聞發布會,表示:“中方將奉陪到底,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必定予以堅決回擊,必定采取新的綜合應對措施”,顯示了在貿易談判博弈中,以戰止戰的戰略智慧。

“避實擊虛,善用奇正”:《交易的藝術》強調,交易的背后靠實力支撐,而最好的實力,來自于利用好對手想要而不具備的東西。

而《孫子兵法》的重要思想,則是借由奇正和虛實,使得對弈結果不再是簡單兵力計算,打開了博弈變幻的大門,敵我較量變得難以預料:先出為“正”,后出為“奇”;正面進攻為“正”,側翼為“奇”;明戰為“正”,暗攻為“奇”。虛實是指力量部署的強弱,防備嚴密的為實,防衛空虛的為虛。

表面上看,中國似乎對中美貿易的依賴度比美國要高(中國2017年出口美國商品4300億美元,自美國進口1539億美元),理論上關稅戰中可能會吃虧。

然而,這僅僅是在商品貿易的正面對壘中的“實”與“正”,而金融市場則是大相徑庭的“虛”與“奇”:測算中美兩國上市公司對對方經濟體的依賴程度可以發現,美國上市公司對中國業務收入的依賴程度,要比中國上市公司對美國的依賴程度高出4倍。

譬如,MSCI美國指數中,在華營收占總營收之比超過10%的公司多達70家,總市值達到指數的9.2%。與之對應,MSCI中國指數中,在美國營收占比超過10%的公司僅30余家,總市值僅為指數的2%。鑒于美國企業營收在中國的風險敞口遠大于中國企業在美國的敞口,貿易摩擦升級會導致美國股市投資者的擔憂,引發美股調整,進而通過財富效應和金融條件緊縮影響到美國經濟。相反,雖然美股的短期劇烈震蕩往往通過市場情緒波及全球,但對中國的金融沖擊將相對有限:中國股市與美股的相關性是主要經濟體中最低的,因資本賬戶依然相對封閉,跨境資本流動壓力得以被有效減輕。

參透了“虛實”“奇正”策略,就不難理解,近期美國金融市場波動之后,美方一些官員時常在媒體上放風說雙方已在談判中,中方發言人卻在近期的數場新聞發布會上屢次否認了與美方進行談判或磋商的可能性。

前瞻貿易摩擦走勢

上述復盤,有助于預判白宮在貿易問題上的立場和做法。首先,美方仍然希望最終通過協商解決爭議,并盡可能減小對經濟的影響。但是,美方又偏向于采取易引發沖突升級的策略:白宮似乎相信可以利用強硬的措施達成協議,并同時管控好這些措施對經濟的短期負面沖擊。但每次激烈措施的實施,可能都將帶來不利影響,引發貿易伙伴反擊,令摩擦升級。

對于貿易摩擦激化的可能性,筆者將密切關注以下事件:

1.美國宣布對于中國企業在美投資高科技行業設限

2.美國是否會宣布更激烈的針對額外1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措施

3.5月22日,即為期兩個月的公眾咨詢期結束,美國是否會實施目前已經宣布的針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

如果上述事件發生,中國秉承著“以戰止戰”智慧,和“避實擊虛”策略,必然會果斷出臺新一輪反制措施。

相反,如果雙方宣布開啟正式談判,譬如美國財政部長等官員訪問北京,或者美國國會啟動立法程序限制政府行動,則貿易摩擦可能出現緩和。

 

*本文首刊于2018年4月16日出版的《財經》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