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估值和經濟基本面更具優勢且并非由末周期樂觀情緒主導推動,歐洲將可能在今年展現頗具吸引力的投資機會。

摩根士丹利首席跨資產策略師Andrew Sheets

雖然在跨入2018年之際,歐洲市場沒有出現類似美國的稅改政策刺激,其發展勢頭不及新興市場迅猛,而當地投資者情緒也不如日本高漲;但摩根士丹利研究部認為,今年該地區不僅將在多方面大放異彩,歐盟股市的表現也有望優于其他地區。

上述預測源于以下幾點。首先,歐洲貨幣匯率表現將普遍好于其他發達國家。其次,歐盟債券較美國或亞洲的更有吸引力。最后,東歐地區國家的表現相對其他新興國家而言更出色。但最重要的是,我們認為與其他地區相比,歐洲的經濟基本面和估值對其市場表現影響較“末周期樂觀情緒”更大。

基礎雄厚

首先從基本面說起:雖然在金融危機后曾長期持續低迷,衡量歐元區經濟實力的各項指標均表現穩健。企業信心和投資也已有所回升。

消費支出增加,而失業率也恢復至2005年的低水平。歐洲國家政府已普遍完成財政整頓,并轉而采取(適度)寬松的財政政策。歐元區經常帳戶盈余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百分比已升至3.1%。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改善有賴于當地雄厚的經濟基礎。消費者借貸和公司貸款增速在增加,因其基數較低。此外,雖然當局正放寬財政政策,但力度溫和。因此,我們認為此前的歐元區危機(及其后來新興市場表現弱勢)在很大程度上令歐洲消費和投資遲遲未能錄得大幅增長。所以目前有急起直追的上升空間。

任何區域內的個體經濟發展不可能完全一致,我們也必須意識到,就經常賬戶和消費者借貸等指標而言,某些地區(如英國)表現較疲弱。但它們在其他方面的表現可抵消上述不足,這將在后文詳述。

盈利前景改善

宏觀經濟改善的同時,微觀經濟也應有所好轉,這從企業盈利可見一斑。

歐洲企業盈利在2011至2016年間大幅走低。一大原因是:歐盟企業盈利受大宗商品、金融產業和新興市場影響過大,而這三者均在此期間受到一系列重大的不利因素影響。更何況這段時間表現搶眼的科技類企業卻在歐洲市場比較稀缺。

但上述不利因素正在發生轉變。大宗商品盈利正不斷改善,尤其是能源方面;歐洲銀行也已籌集必要資本并實現盈利增長;新興市場經濟增長亦再次提速。盡管市場擔憂全球企業在末周期環境下 “盈利過高”,但目前歐洲企業盈利仍低于其長期水平,且普遍未因回購和再杠桿化大幅上升。最后,在全球科技股價屢創新高之后,少一些這類企業對歐洲來講或許并非壞事。

估值更具吸引力

那么估值如何?歐元區股市預期市盈率相對于美國股市折讓19%,較該地區的30年平均則低10%。以全球股市20年平均估值來看,英國富時100指數(FTSE 100)的估值低于任何一個我們所追蹤的30個流動性最高的股票指數。若將歐洲地區股票估值與地方政府債券相比較,結果則過于懸殊以致顯得不公平。

但估值低的不僅僅是股票。歐元匯率仍較我們外匯策略師的估價低8%。以實際有效匯率來判斷,英鎊、瑞典克朗、挪威克朗和俄羅斯盧布的價值均處于歷史低位。盡管歐洲經濟基本面普遍更優,但歐洲信貸息差水平仍與美國或亞洲持平。

最后,我們認為該地區在政治和政策方面具備部分優勢。這個觀點可能令人詫異,但請聽我們娓娓道來。

政治方面,我們認為歐洲已于去年經歷了最復雜的國家大選(法國、德國、荷蘭)。反觀美國,雖然使執政黨空前團結的立法(稅收制度改革)已塵埃落定,但關鍵的中期選舉即將在2018到來。政策方面,2018年日本央行或將迎來新的領導層,而美聯儲也已換帥。 然而,馬里奧·德拉吉的任期則將延續至201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