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初以來,監管部門開始加強對網絡小額貸款,特別是現金貸業務的整治。

筆者估計,網絡小貸去年的年增量相當于當年居民消費總額的2%左右。

未來幾個季度現金貸急劇減速,可能對消費,特別是以手機為代表的3C小家電的銷售,產生一定影響,但對總體消費的影響較小。

首先,就業市場火爆,將推動工資增長。幸福是奮斗出來的,消費的根本動力要靠老百姓有活干、有錢掙,因此就業市場對于判斷消費走勢極為重要。

近期,反映就業的指標例如“求人倍率”已達到2003年以來的最高點,顯示就業市場火爆。

這其中,服務業和新經濟對創造就業居功至偉:過去四年,上游的傳統舊工業受去產能的影響,總共削減了近400萬個崗位,但是全國就業增長仍然強勁,緣于服務業每年創造1000多萬個崗位。

一些傳統工業企業(譬如工程裝備公司)數年內大幅裁員幾萬人,但是新興的服務業(譬如網購、外賣等)一年增加十幾萬個崗位,完全抵消了前者影響,推動實際工資增長在2018年有望保持在8%左右。

其次,三四線城市消費升級繼續。在出境旅游、娛樂、電影等消費中,三四線城市的貢獻越來越高。

從人口的角度來講,當前三四線城市已經占到了每年新增城鎮人口的80%,遠高于幾年前的占比一半左右。

這跟戶籍制度改革在三四線小城市進度比較快有關,也跟當地涌現出來新的就業機會提振工資增長有關。

特別是最近幾年,隨著基建互聯互通的發展、高鐵網絡的初步建成,很多企業有更多的空間把產業擴展到周邊的衛星城、三四線小城市,拉動當地就業和工資增長,吸引人口聚集。

很多三線城市人口已超過200萬。作為對比英國第二大城市伯明翰僅有110萬人口。小城市越來越大的人口基數和密度,能夠支撐起服務業新經濟。

另一方面,新經濟崛起、物流改善,打破了小城市的消費壁壘。

過去在三四線城市缺乏銷售渠道,阻礙了一些商品和服務的流通。

如今網購占全社會零售總額即將突破五分之一,跨城包裹的費用下降到9塊錢,幾乎跟同城快遞一樣便宜。

生活在小城市的居民所能享受到的商品和服務的選擇,跟北京上海的差距越來越小。

第三,三四線城市的生活成本較低,房價的可承受能力更高,年輕人購房壓力較小。

筆者在2017年三季度針對3000多個居民戶的調研顯示,三線城市居民的每月支出中,按揭供房只排第四位,遠低于大城市居民,因此他們有更多閑暇收入用于娛樂、旅游、家庭服務等消費。

筆者估計,到2030年,中國的私人消費會從4.9萬億美元上升到11.8萬億美元,而三四線小城市會在其中貢獻三分之二的增量。

整體居民消費信貸依然保持良性增長:網絡平臺的現金貸僅僅占我國總居民信貸的4%,因此清理現金貸對于整體消費信貸的影響輕微,考慮到中國房地產銷售不會大幅下跌,汽車金融還在發展階段,預計居民戶貸款依然能保持良性的增長。

考慮到以上因素,筆者預計,居民消費(剔除價格因素)增速大約會從2017年的8.2%微幅放緩到2018年的8%,其中最主要受影響的部門將是網購3C小家電(譬如手機)的銷售。總體消費趨勢仍屬穩健。

更重要的是,長期而言,對于現金貸等網絡平臺信貸的整頓監管,有助于防止居民杠桿飆升過快。

從2017年開始,中國整體杠桿率的增速得到緩解,但是加杠桿的主體從企業轉向居民的變化值得關注。

受購房按揭和消費貸的推動,我國居民負債占GDP的比例從2015年的29%,一路上升至2017年的44%,盡管其絕對水平依然低于發達國家,但增速應引起警覺。

當前對于現金貸的整頓,對于房地產按揭和首付政策的收緊,均有助于放慢居民加杠桿的步伐。

筆者預計2018年-2019年居民負債占GDP的比例每年約上升2個百分點,遠低于過去兩年的年均8%的步伐。

這有助于防止居民杠桿飆升過快,確保中國邁向消費驅動型經濟的轉型之路更加可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