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方的談判技巧傾向于暫緩301關稅執行,但并非永久取消。在美國仍限制高科技產品出口的背景下,如何顯著減少美中貿易逆差的途徑和規模仍不明朗。

中美兩國5月19日發表聯合聲明,同意將采取有效措施實質性減少美對華貨物貿易逆差。最新談判進展表明中美貿易摩擦初現緩和趨勢,美方有望減少其關注的貿易逆差,而中方則規避了關稅戰,贏得了繼續談判的時間和空間,縮小雙方在產業政策等方面的爭議。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摩擦暫時熄火,但正如筆者此前預判,中美貿易中長期仍有一定風險。美方的談判技巧傾向于暫緩301關稅執行,但并非永久取消。在美國仍限制高科技產品出口的背景下,如何顯著減少美中貿易逆差的途徑和規模仍不明朗。

分析了以下三個問題,筆者仍認為具備協商取得雙贏局面的可能性。

首先,中國增加進口的空間幾何?有可行性的途徑是,中國在每年新增進口中,為滿足老百姓消費升級,和環保攻堅戰的需求,逐步增加來自美國的清潔、高質產品的份額。中國目前進口年增量約2500億美元,而美國產品在增量中占比不足十分之一。美國的優勢產業集中在農業、能源和運輸設備、化工品制造業。筆者估算,在這些領域有新增數百億美元的需求空間。

短期來看,增加高質量農副產品進口,符合中國居民消費升級需求。中國農業進口2017年增加100億美元,集中在大豆、谷物和牛肉。隨著收入增長和飲食升級,國內消費者更鐘情富含蛋白質的進口肉制品。此外,麥片、水果和奶制品的美國對華出口也有顯著增長空間。

中期來看,加大自美國能源進口,符合中國打贏環保攻堅戰的方向。2017年,中國液態天然氣進口增量就達到了90億美元,其中僅10億美元來自美國。但在美國頁巖氣革命和能源出口放松的雙重背景下,其液態天然氣貿易已轉為順差。未來對華出口潛力強勁,但具體提升幅度也取決于美國基建的改善進度。此外,美國能源局預測其原油產量將在2019年比2017年上升21%,有望開始走向出口,意味著中國自美國的原油進口也可上升,進一步多元化能源供應。

長期來看,美國高端制造業產品在中國仍有銷路市場。考慮到中美貿易的互補性,中國有需求、美國具備比較優勢的產品主要是:交通設備(飛機、部分汽車)、化學制品、非電氣機械等。目前美國這些拳頭產品在中國進口市場中的份額相對較低,如份額上升到與美國在其他國家份額相仿水平,則有望進一步改善貿易不平衡數百億美元。

其次,增加進口需要時間幾何?為避免短期沖擊,削減雙邊貿易逆差的節奏必須相對平緩。除了避免給全球貿易帶來大量擾動,還要考慮美國本身的產能調整和物流改進時間。上述數百億美元的出口增量,意味著美國整體出口部門的產能需要提升4%-6%,而且增量將集中于少數優勢行業,譬如能源和飛機制造業的資本密集度極高,而農業依賴土地投入,這些行業的產能通常需要至少兩三年時間調整。

顯著增加美國農產品、能源和機械進口,有助于引入競爭,讓消費者和企業受益。而原本在中國這些行業市場份額領先的經濟體將面臨競爭壓力。以牛肉為例,占據了中國去年進口量71%的巴西、澳大利亞、烏拉圭將面臨市場競爭。中國主要的天然氣供應國,包括澳大利亞、卡塔爾、阿聯酋等,也會面臨份額競爭。最后,擅長機械設備出口的部分東亞經濟體也將受到一定的競爭壓力,如韓國、日本等。

第三,對中國經常賬戶和匯率穩健影響幾何?筆者認為影響溫和可控。首先,中國可能主要依靠調整增量進口的來源地構成來縮減中美貿易順差,是較為緩和的一種途徑。同時,筆者預計全球經濟增長周期晚而不衰,將支撐出口,從而為中國的經常賬戶穩定性提供緩沖。

其次,中國采取的綜合資本管理措施,以及穩健的經濟和金融形勢,顯著改善了跨境資本流動。過去12個月外資增持中國債市,以及內地企業在離岸市場發行美元債券,合計超過1000億美元。中長期來看,經常賬戶低盈余甚至小幅赤字可能成為新常態,但這未必引發人民幣貶值和外匯儲備下降,因為筆者相信政策層將繼續推進資本賬戶開放,通過市場化改革加強人民幣資產吸引力,促進資本流入,從而支持人民幣匯率和外匯儲備維持在合理水平,逐步提升人民幣的儲備貨幣地位。

 

*本文首刊于2018年5月28日出版的《財經》雜志